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廊坊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4 12:25:3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廊坊白癜风医院,湖南治白癜风的论坛,冠县白癜风,临沂根治白癜风的西医,永靖白癜风医院,北京治疗白癜风要花多少钱呀,滕州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拉萨哲蚌寺内“80后”学经僧的经院大考)

  新华社拉萨7月14日电(记者张熠柠 李奥)德国游客弗伦茨站在西藏拉萨哲蚌寺的措钦大殿中,知道了眼前的辩经场景与百年前几乎并无二致:一僧面南,峨冠而坐,对答侃侃;另一僧北立,手舞足蹈,频频发难;众僧分列两侧,时而恭听,时而赞许,时而哄笑。

  这不是一场普通的辩经,而是一场经院大考:7月10日至16日,来自西藏各寺的九名僧人一一接受问难,角逐2018年格西拉让巴的立宗资格。

7月12日,一位僧人(中)在辩经中。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

  “格西”,藏语意为“善知识”,为藏传佛教显宗学衔,现今传承的格鲁派一般分为四个等级,以“拉让巴”等级最高。据了解,藏传佛教最初设立格西学衔,距今已有约900年的历史,其中设立“拉让巴”格西也有400年的历史。

  换句话说,弗伦茨目睹的,是本年度藏传佛教寺庙中的“博士”招考初试。34岁的考僧阿旺索多,刚刚结束一轮论辩,他告诉记者:“格西学衔非常神圣,每个僧人都梦想获得。”几年前,阿旺索多的哥哥已经获得格西拉让巴学衔。

  拉萨热堆寺的阿旺索多是今年唯一不满四十岁的考僧。“80后”出现在格西考试中,尤为引人注目。

7月12日,考僧阿旺索多在聆听其他考僧回答问题。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

  每年夏季的格西拉让巴晋升预考,堪称脑力、体力和定力的终极考验:连续五天就藏传佛教《五部大论》的内容进行论辩,第六天加试现代文化知识,是脑力考验;在可能持续一两小时的辩经过程中滴水难进,还要无视陪考僧碗中热腾腾的酥油茶,是体力考验。

  阿旺索多15岁开始学经,28岁学成《五部大论》,目前正值壮年,脑力和体力尚未受到严重挑战,最难过的是定力关。

  只身一人轮流对战二十多名考官,近四百名陪考僧的“同行评审”不期发问,鱼贯的香客,络绎的游人,这些都让阿旺索多紧张。

  “热堆寺每年也有两次辩经考试,但那是在自己寺院。格西考试汇集了各个寺庙的有道高僧。我一个人参加考试,担心的事情很多。”阿旺索多说。

  高僧在辩经中的来回踱步,高呼击掌一直为外人津津乐道。有说法是,辩经中的击掌一方面可以激发辩论的热情,调动思辨气氛;另一方面可以驱散僧人心中的邪念,唤醒智慧和慈悲之心。

  但在阿旺索多看来,格西考试中的击掌更像考官的一种“心理震慑”:“辩经时如果离自己最初的立题太远,对方就会很大声的告诉你自相矛盾,或是击掌,这让我有些紧张”,“好在佛学有很多让人平心静气的方法”。

  7月12日,昌都八宿寺僧人阿旺曲扎(右)在辩经中。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

  青灯古佛,皓首穷经。在热堆寺原本勉力学佛的阿旺索多,为了备战格西考试,更是经不离口,卷不释手。

  “在热堆寺,早上六点左右起床,六点半洗漱完毕,上早自习,做茶做饭。八点统一诵经,十二点结束,自己做午饭。一点辩经到三点。四点到六点两节课。七点晚课到九点半。”阿旺索多说,“如果是要考格西的僧人,晚上还要接着学,一般到晚上十一、二点。洗漱完毕睡觉时已经一点了。”

  阿旺索多年纪轻轻,却经历了许多考试:除了大大小小的经院辩论,还有在学院的撰文。

  2016年,阿旺索多进入位于北京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修习“拓然巴”。如果说格西拉让巴是经院系统的“博士”,拓然巴可以说是学院系统的“博士”。在佛学院,阿旺索多撰写了大量论文,与寺庙中讲经和辩经相互补充。

  学院进修期间,阿旺索多认识了很多不同地方的同学,自己也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包括天津、上海和承德。现在的阿旺索多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

  7月12日,考僧阿旺索多(左三)在聆听其他考僧回答问题。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

  阿旺索多为完善学佛,走出寺院进入学院,“用内地的话说是开阔眼界”,经院大考后,他准备重回寺院。

  “我的目标是每天都学习。我是很安静的一个人,以后可能会一直在寺院中学佛。”阿旺索多说。

  格西拉让巴预考尚未结束,阿旺索多已经为明年四月将在大昭寺举行的立宗答辩做好了备战计划。一位“80后”“双博士”高僧即将诞生。

  辩经场上,阿旺索多言谈自若;辩经场下,弗伦茨屏息注视。移步措钦大殿之外,弗伦茨仍难掩兴奋:“这场答辩是西藏文化的一部分。西藏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我在这里见证了其中的一瞬,感到非常幸运。”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江西能否根治白癜风